金庸小说是武学退化论?且看鹿鼎记中的神奇武功

大家好下面小编(李治仪)给大家介绍有关于==>金庸小说是武学退化论?且看鹿鼎记中的神奇武功的知识。

不知何时起,“金庸小说年代越早武功越强”的谣言甚嚣尘上,仔细考察这个谣言的由来,大概是两个原因,一是金庸的小说整体是越写越夸张,并且存在长篇比短篇更夸张的现象,而天龙八部是金庸倒数第三部长篇小说,年代确是长篇中最早的,第二点则是影视剧的影响,97天龙中萧峰那小金龙打的漫天飞舞,六脉神剑的激光枪都可谓深入人心。

但事实上,以原著而言,金庸的最后两部长篇,笑傲江湖与鹿鼎记,在描写夸张程度上丝毫不逊色天龙,甚至一些地方犹然过之,只是吃亏在二者的影视剧特效做的不够,所以好像是武功弱了,这里就按照人物出场顺序来介绍下鹿鼎记中的神奇武功。

陈近南的凝血神爪

原著中陈近南在鹿鼎记第一回就出场了,救了顾炎武三人的性命(这段各版电视剧似乎都没拍),是以这里第一个说陈近南,凝血神爪是陈近南的独门武功,中者往往并不自知,之后劲力发作,在三日之内全身血液慢慢凝固,变成浆糊一般无药可治。不过陈近南认为这门功夫过于阴毒,一般并不使用,在天地会与沐王府聚会时,面对突如其来的李西华,陈近南因为不知其身份,跟其交手两招时暗暗的用了这功夫,后来知道李西华是友非敌,告知了化解方法,需要在泥地中挖一个坑,将自己埋进去,只留下头脸呼吸,连续七日,便无后患。

金庸小说是武学退化论?且看鹿鼎记中的神奇武功

陈近南

海大富的借力打力与阴阳磨

借力打力在金书中本算不得高级武功,但是海大富这里的将小力化作大力反弹回去就少见的很了,印象中只有慕容家的斗转星移有类似描写。

海大富

茅十八知道今日遇上了高人,对方多半身怀高明武功,竟能将自己轻轻一推之力,化为偌大力道。武功中本有“借力反打”之术、“四两拨千斤”之法,但都是对方有多大力量打来,便有多大力量反击出去,这老头儿居然可将小力化为大力。

阴阳磨是海大富用来克制化骨绵掌的一门功夫,这门武功大伤身体,一开始海大富不确定敌人武功强度和自己相比到底如何(而且就算自己强也不会强过多少),为了保证必杀,给董鄂妃等人报仇,海大富下了狠心练了此功,也因为这门功夫,他才要吃药,被韦小宝趁机加重剂量坏了眼睛。这门功夫是拼内功时的绝技,一掌为阴力一掌为阳力,掌上有极大黏力,黏住敌人无法移动,同时双掌的阴阳之力好似石磨磨粉,将敌人的内力一点一滴的磨去。

海大富施展阴阳磨

毛东珠的化骨绵掌

化骨绵掌是极其阴毒的一门武功,在香港电影中一掌下去直接将人骨头化没人,原著中虽然没这么夸张,但也是门神奇武功,打中人之后初时并无异状,但一年半载之后全身骨骼慢慢的折断,好似没骨头一般,连头盖骨都化为碎片,毛东珠杀董鄂妃、荣亲王、贞妃、孝康皇后四人时大概是为了避免被查到问题,用了不同的手法,其中荣亲王那里是截断了足阳明胃经、足少阴肾经、足太阴脾经,董鄂妃那里是以重手法截断阴维、阴蹻两处经脉,杀贞妃和孝康皇后用的是化骨绵掌。

不过按照原文,毛东珠这门功夫练的还不算十分深厚,不知道练到家后,这门功夫又怎样的威力。

毛东珠

风际中的阴柔掌力震烂道袍

在沐王府找天地会让他们对徐天川杀死白寒松一事解释时,风际中和玄贞模拟昔日情景,搞了个情景再现,风际中一人展示了化身为二的快捷身法后,更以阴柔掌力将玄贞的道袍震出了两个空洞,道袍是柔软之物,不易受力,被震烂可见其阴柔掌力了得,类似表现在碧血和射雕分别有,是玉真子和黄药师,一个拿神兵利器割断了袁承志不易受力的衣袖,一个以拳力将周伯通的衣服如刀削一样裂下。这两人的定位都是书内绝顶高手,到了鹿鼎金庸却把这种表现写在风际中这种准一流身上,这也是本文开头说的金庸写书有越写越夸张的趋势。

风际中

邓炳春的凌空掌力

严格来说凌空掌力不算什么神奇武功,在鹿鼎记中也是如此,只不过很多人以为鹿鼎记没有凌空掌力,这里就发一下邓炳春这个二流高手的凌空掌力表现。

只听得嚓嚓声响,桌椅碎片四散飞溅,韦小宝暗暗心惊:“这说话好似男人般的宫女武功恁地了得,掌风到处,将桌椅都击得粉碎。”

邓炳春是毛东珠和柳燕的师兄,同是黑龙使张淡月的属下,看对毛东珠的态度来说,武功应该比毛东珠要强一些,在毛东珠被陶红英偷袭重伤后,与陶红英相斗,施展的掌风将桌椅都击的粉碎。二流高手有此掌风表现,其实在金书都是比较少见了。

邓炳春

澄观的般若掌护体神功、一指禅、易筋经

不得不说,有澄观在,鹿鼎记的武功定位无论如何都是低不了,澄观是鹿鼎记少林寺的般若堂首座,是一个武呆子,一生勤练武功,八十多岁基本没出过寺院,武功之广博被认作当世第一。当然他真正强的不在这里,而是他练成了般若掌的护体神功、一指禅,同时还有数十年的易筋经修为。

般若掌是少林掌法的极致,佛门最深奥的掌法,在鹿鼎记中似乎很多澄字辈都会,但有护体神功的只有澄观有此表现,当时澄观在思考问题,韦小宝轻轻碰了他一下,护体神功发作,韦小宝被震飞到了墙上,半晌才能说话,这还是有宝衣护体,不然不知道会不会受重伤。

一指禅是一门依托于易筋经的少林绝技,需要易筋经修为到了一定火候才能修炼,在少林寺的历史上最快练成一指禅的是在五代时期的法慧禅师用了三十六年,其次是南宋初年的灵兴禅师,用了三十九年,好巧不巧,把没资格练易筋经的天龙少林隔开了。澄观在少林千年历史上,一指禅的修炼速度排行第三,四十二年修炼成一指禅,此时澄观五十三岁,而书中澄观已然八十余岁,可知澄观的易筋经修为怕是也有五六十年了。

澄观

晦聪的破衲功

晦聪是鹿鼎记的少林寺方丈,澄观的师叔,其内外功已臻入化境,破衲功轻轻一拂就能秒杀葛尔丹,葛尔丹碰到施展破衲功的袖子之后,好似撞上了一堵棉花作面、钢铁为里的厚墙上一般,注意这段描述跟张三丰打刚相的那一掌“其坚胜铁,其软如绵”颇为相似,轻描淡写的一击却蕴含了武学绝诣并且还手下留情,精准计算好力道,让葛尔丹坐回椅子上不出丑。

晦聪方丈右手袖子轻轻拂出,挡在葛尔丹之前。葛尔丹一股猛劲和他衣袖一撞,只觉胸口气血翻涌,便如撞在一堵棉花作面、钢铁为里的厚墙上一般,身不由主地急退三步,待欲使劲站住,竟然立不住足,又退了三步,其时撞来之力已然消失,可是霎时之间,自己全身力道竟也无影无踪,大骇之下,双膝一软,便即坐倒,心道:“糟糕,这次要大大出丑。”心念甫转,只觉屁股碰到硬板,竟已回坐入自己原来的椅子。

另外,此处葛尔丹一瞬间只觉得全身力道无影无踪,恢复了一下才感到内力还在,庆幸没被人化去,但这里是晦聪手下留情,当真对敌的话,说不定真有化人内力的功效。

晦聪

九难的袖风

九难的袖风表现也极其亮眼,有过两次,一是五台山行刺康熙,仅仅一个袖风就将多隆、康亲王等七八位满清侍卫、武将好手打飞,其他人还罢了,多隆是外家高手,双膀有千斤之力,竟然被九难这随手一个袖风就给甩飞了(还是同时攻击七八人)。

康熙急忙退后,多隆、察尔珠、康亲王等因在皇帝之旁,都未携带兵刃,大惊之下,都向那人抓去。那人左手衣袖疾挥,一股强劲之极的厉风鼓荡而出,多隆等七八人站立不稳,同时向后摔出。

第二次是在皇宫,九难以袖风操纵火折子点燃烛火,并且表现了类似擒龙功的功夫,袖子一招,一股吸力把火折子吸了回来。

只见白衣尼将火折轻轻向上一掷,火折飞起数尺,左手衣袖挥出,那火折为袖风所送,缓缓飞向蜡烛,竟将四枝蜡烛逐一点燃,便如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空中拿住一般。白衣尼衣袖向里一招,一股吸力将火折吸了回来,伸右手接过,轻轻吹熄了,放入怀中。只将韦小宝瞧得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

九难师太

冯锡范的一剑无血

冯锡范外号一剑无血,这个外号的由来是因为他的气功到了由利返钝的境界,以剑杀人而不见血,这里在其他书是有类似表现的,一是侠客行的闵柔,她不愿杀伤雪山派弟子,于是选择了以剑尖点穴,但她的内功水准还不足,做不到剑尖点穴而不伤人,二是神雕的郭靖可以剑尖击人穴道而不伤人。

每人身上所受剑伤都极轻微,但闵柔的内力从剑尖上传了过去,直透穴道,竟使众人中剑后再也动弹不得。这是闵柔剑法中的一绝。她宅心仁善,【不愿杀伤敌人】,是以别出心裁,将上清观的打穴法融化在剑术之中。雪山派十八名弟子虽说是中剑,实则是受了她内力点穴,【只不过她内力末臻上乘,否则剑尖碰到对方穴道,便可制敌而不使其皮肉受伤】。

他出手甚轻,每个道人只腕上一麻,手指无力,十四柄长剑一齐落地。各人惊骇之下,急忙后跃,察看手腕伤势,但见阳谷穴上微现红痕,一点鲜血也没渗出,【才知对方竟以剑尖使打穴功夫,劲透穴道,却没损伤外皮】。

冯锡范

吴六奇的凌空解穴

吴六奇在柳州赌场剧情中施展过凌空解穴的招数,解开了瘦头陀身上的穴道,与之一战。凌空解穴在天龙八部和侠客行有过展示,分别由段正明、李四二人施展,属于极很层次的武功,对于寻常江湖人士甚至一般的一流高手都属于传说中的武学。段正明用了凌空解穴后,吓得钟万仇目瞪口呆,李四施展后,如贝海石、石清夫妇、白万剑等一流高手也看的惊骇不已,觉得赏善罚恶双使的武功比传闻中更高。而鹿鼎记中吴六奇的定位也只是一流,却也有此神功。

老叫化喝道:“你这矮胖子啰嗦个没完没了,别说韦兄弟不给解药,就算他要给,我也要劝他不给。”右手一指,嗤的一声,一股劲风向瘦头陀射去,跟着又是两指,嗤嗤连声,瘦头陀身上穴道登时解开。

吴六奇

归钟的手搓公文

归辛树一家被吴三桂忽悠,为其所利用杀了吴六奇,半路上归钟截获了清军一个守备的公文,上面是关于吴三桂造反的紧急军情,归钟随手一揉再摊开手,公文就好化作了无数纸片,与前文的许多武功相似,这里也是有对比的,分别是周伯通和任我行,二人都有相似的表现。这三处金庸都是特意强调了内力。

(归钟)一面说话,一面将公文团成一团,捏入掌心,几句话说完,摊开手掌一扬,无数纸片便如蝴蝶般随风飞舞,四散飘扬。【天地会群雄见了这等内力,人人变色】。

周伯通双手高举过顶,往上一送,但见千千万万片碎纸陡然散开,有如成群蝴蝶,随着海风四下飞舞,霎时间东飘西扬,无可追寻。【黄药师又惊又怒,想不到他内功如此深湛】,就在这片刻之间,把两册经书以内力压成了碎片。

任我行伸手到东方不败胯下一摸,果然他的两枚睾丸已然割去,心想:“这部《葵花宝典》要是叫太监去练,那就再好不过。”【将那《葵花宝典》放在双掌中力搓,内力到处,一本原已十分陈旧的册页登时化作碎片。他双手挥扬,许多碎片随风吹到了窗外】。

归钟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

还没有评论,快来说点什么吧~